电子竞技员成“官宣”新职业

在线下单

产品详情

  曾经被大众认为是不务正业的“打游戏”,如今被官方正式认定为一类新职业。最近,人社部下属的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最新的《关于拟发布新职业的公示通告》。在15个拟发布的全新职业中,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就在其中。在相关职业说明中,电子竞技员的定义是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一些游戏玩家和游戏行业从业者欣喜地表示,从此以后“打游戏”就是一份正规工作了。

  2016年12月1日,陈昭宇大学毕业步入职场,这是他和大学室友告别时说的一番话。他还记得室友们当时听完后的反应,错愕之余给予了祝福。他选择的职业是电子竞技员,选择的项目是守望先锋(团队射击游戏)。

  “我是从小就很喜欢游戏,在我的童年记忆里,除了家人和朋友之外,就是游戏经常陪伴着我,这确实会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的感觉。”陈昭宇告诉记者,因为对游戏的这份热爱,当时在大学期间他从微博和各类社交平台上了解到许多俱乐部在招电子竞技员的信息后,就毫不犹豫投了简历。“我就想着既然是自己喜欢并且擅长的游戏,为什么不去试一试?”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份“热爱”成了他入行的敲门砖。

  如今,陈昭宇已经是电竞界小有名气的职业选手,代号SIO,江湖称号“舞王”,从业至今已经有过3次转会经历的他,目前供职于隶属网易旗下的TeamCC。

  电子竞技员虽是一份新兴职业,但在大众看来,他们的工作内容就是“打游戏”。对此,陈昭宇并不否认,他直言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最主要的就是在你所在的游戏项目里取得高分。“分数越高,在游戏内的排名就越高,越是靠前的排名,就越容易得到俱乐部的青睐。”他说。

  “虽然招聘的要求是热爱电竞这个行业,但不是游戏打得好就行。”事实上,电竞并非轻轻松松的“打游戏”,而是一门高门槛、高投入的行业。电竞选手的生活状态,也跟许多职业运动员别无二致。很多电竞战队都制定有严格的规章管理制度,队员要按照作息时间参加训练,训练日不得随意外出,很多队员的吃住都在一起,就跟传统体育项目的封闭化集训一样。3年多以来,作为一名职业电子竞技选手,大部分时间,陈昭宇都和队友待在战队集训地,进行专业训练。

  回忆起第一次海外集训,他仍然记忆犹新。一张13个小时的机票将他带到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但接下去的故事却平淡甚至枯燥。“早上9点起床洗漱,10点赶到训练室准备,11点吃完饭收手机开始正式的训练。训练赛一天至少3场,基本是中午12点到下午2点,下午2点到4点,晚上6点到8点共三场,中间会有一个小时的休息与吃晚餐的时间。然后直到晚上11点回宿舍,想多练习一个小时的可以加练到零点。”他说,除去吃饭或休息的时间,一天也至少有10小时在训练,就是这么日复一日,为的只是在比赛上取得胜利。

  “希望今年能拿一个冠军。”这是陈昭宇新年第一天在他的微博写下的文字。三年多来保持着“每天训练10个小时以上”的作息,陈昭宇的目标简单又直接。

  其实,在官方没有认定之前,电竞作为一门新的产业,在世界范围和国内都已经发展多年。中国电竞战队IG在201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夺冠等标志性事件,更为中国步入“电竞大国”的行列提供了充分依据。

  实际上,相比一些传统的体育运动,电子竞技的职业化程度更高,职业赛事的上下游产业链条更健全。就目前国内的体制而言,针对不同的游戏项目,组建了职业电竞联盟,联盟底下各支战队;就赛程而言,一些项目都会设置常规赛和季后赛,优胜的队伍可以参加全球总决赛。

  与传统体育的运动员一样,如陈昭宇这样的职业选手要对一款游戏经过长时间不断地练习,才有资格参加比赛,而他们一般都会隶属于某家俱乐部或战队,形成雇佣关系。此外,每个项目对职业选手的要求不同,但大部分项目注重思维能力、反应能力、心眼四肢协调能力、大局观、意志力,以及团队精神,这对从业者的个人素质要求很高。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职业电竞选手的年龄普遍比较年轻,一般26岁以后就退役了,转行做游戏解说、主播这类,1823岁是这一职业的黄金年龄。”一名电竞经理人告诉记者,电竞淘汰率很高,大概几十个人里面,才能留下一位成为正式的职业选手。

  对任何一个行业而言,“人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电竞作为时下备受热捧的新兴行业更加如此。上述电竞经理人告诉记者,在现实中,电竞运动的职业分类更细。除了参加比赛的选手,还有教练、陪练、裁判员、解说,甚至还有经纪人等周边运营人员。完美世界教育和伽马数据联合发布的《2018年电子竞技产业人才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电竞产业从业者规模达到44.3万人,电竞产业从业者的平均薪资基本与游戏产业持平,达到1.1万。在未来电子竞技发展不断成熟的情况下,其从业者规模和平均薪资预计有明显的提升。

  然而,目前影响中国电子竞技发展最重要的因素仍是相关人才的不足,在电竞人才培养方面,光环下的职业电竞选手便是最受关注的群体。腾讯电竞统计数据显示,电竞行业的现有从业者仅5万人,岗位空缺则已高达26万,到2020年缺口将扩大至50万。

  不过,记者注意到,主流教育已经开始完善与电竞相关的人才培养体系。2016年,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发布的《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中,公布的增补专业就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例如中国传媒大学、天津体育学院等高校也在近几年开设了“电竞”专业。据悉,2019年电竞本科院校将达到20多所,专科院校将超过200所。

  然而,记者也注意到,电子竞技员“入围”新职业,一时间引起了热议。有人认为这是促进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有力举措,但也有人认为这有可能会让更多人沉迷于网游。

  不过,在专家看来,职业迭代是时代进步必然。“无论大家如何争论,显而易见的是,这一结果一方面表明人工智能等新科技已经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也表明人们已经充分认识到新科技的重要作用,并以职业的方式来对其作用予以承认。”经济学家肖磊指出,任何新职业都是新技术成熟和广泛应用的产物。当下,这些新技术已经成为整个经济和社会的底层技术,渗透到社会和经济的每一个领域。

  他同时指出,社会应对新职业有更大的包容度。新职业作为新事物,在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不便,尤其是不少担心孩子沉迷于游戏的家长们,更是对电子竞技相关的新职业心生反感。不过,电竞作为一个大产业已经发展到需要大批的专业人士来从事,唯有职业化才能真正实现该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否则就会严重制约这些产业的发展。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我们